作品相關 第一章 奇葩的面試

下午一點四十五分,明江大樓十三樓,西側休息室。

  六名年輕男女安靜地坐在會議桌一邊,一個個裝扮的時尚大方,他們手里都拿著一疊簡歷,安靜盯著墻壁上的時鐘,既有些期盼,又有些焦慮,偶爾還掃視一下身邊的對手,笑容友善,目光卻是警惕。

  他們都是來應聘同一職位的。

  華藥集團總經理助理,年薪八萬,相對房價來說,不高,但對六人來說卻有吸引力。

  因為總經理林晨雪是行業佼佼者,不僅人長得漂亮,還相當有能力,二十四歲,就被華藥集團委任為明江分公司總經理,手掌五百多人的飯碗大權,跟著她,不僅可以多不少見識,還能學到不少東西。

  所以都希望能夠通過這輪面試。

  面試定在兩點,但沒有人會踩著時間過來,六人都提前了半小時,被前臺安排在這里等待。

  “呼啦!”

  一點五十分,門外響起腳步聲,六人精神一振,隨后,玻璃門嘩啦一聲拉開。

  六人眼睛瞬間一亮,隨后表情同時呆愣,帶著說不出的訝然。

  視野中,一個套著紅色t恤穿著短褲,踩著布鞋的青年走了進來,二十歲出頭,他右手拿著一個公文夾,左手拿著一根胡蘿卜,一邊晃悠悠走向主位,一邊咔嚓咔嚓吃著胡蘿卜,行徑和形象很是突兀。

  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之際,他啪一聲丟出一串車鑰匙。

  鑰匙眼花繚亂,法拉利、保時捷、寶馬,奔馳,刺激六人眼球。

  接著,他又從口袋,摸出一疊鈔票,砰一聲,拍在桌子。

  靠!

  這家伙什么人???穿的跟民工一樣,但手里玩意又財大氣粗,六人眼里都很迷茫:

  莫非是富二代來扮豬吃虎?

  紅衣青年很有派頭掃視一下眾人,干脆利落地出聲:“大家好,我叫葉天龍,我是今天的面試官?!?br/>
  “面試合格的留下,面試不合格的,拿兩百塊車費滾蛋?!?br/>
  在眾人訝然他會是面試官時,他手指一點第一人:“朱大勇,自我介紹一下?!?br/>
  聽到準確喊出自己的名字,最左邊的男子渾身打了一個激靈,不敢多疑,馬上出聲回道:

  “面試官好,我叫朱大勇,畢業哈城大學,學歷碩士、、、”

  “停!”

  自我介紹還沒落下,葉天龍就毫不客氣打斷:“學歷太高了,容易眼高手低?!?br/>
  “這里養不起,你也不會安心工作?!?br/>
  他咔嚓一聲咬斷胡蘿卜:“你可以走了?!?br/>
  朱大勇微微一愣:“可以走了?”

  葉天龍眼睛一瞪:“三千塊,干不干?”

  朱大勇瞬間閉嘴,三千塊,房租都夠嗆,他拿起東西低頭離去,臨走時,猶豫著抽走兩百塊。

  葉天龍看都沒有看他,把目光轉向第二個面試者,一個很時尚很漂亮的女子,嘴里沙沙作響:

  “劉曉麗,你對這行有沒有經驗?”

  漂亮女子馬上綻放一抹媚笑,輕聲接過話題:

  “面試官,我有三年經驗,上班就上手,完全不用耗費資源培訓?!?br/>
  “不合格!”

  葉天龍又一口否決:“公司要招的,是白紙一樣的助理,白紙一樣懂不?”

  “你三年經驗,思維已經固化,企業文化有沖突,走人?!?br/>
  劉曉麗嘴巴微張想要辯解,卻被葉天龍的高高在上所氣,哼了一聲:“此處不留姐,自有留姐處?!?br/>
  說完之后,她就拿著手袋噔噔噔的離去,對桌上的車費完全不屑。

  葉天龍依然看都沒看她,目光轉向第三名眼鏡男子,又是咔嚓一聲咬斷胡蘿卜:

  “王曉峰,你,不合格,走人!”

  眼鏡男子嘴巴張大:“面試官,我還沒自我介紹,怎么就不合格了?”

  葉天龍走前一步,居高臨下的開口:“我們招的雖然是助理,但也要眼觀八方,高瞻遠矚,你一個近視的,這么厚的鏡片,八百度吧?眼鏡掉了,路都找不到,怎么眼觀八方,替我們林總遮擋風雨?”

  眼鏡男子一臉不服:“你們這是歧視?!?br/>
  葉天龍哼了一聲:“你去面試飛行師,他們要嗎?”

  “下一個?!?br/>
  在王曉峰一推鏡片郁悶離開休息室后,葉天龍又一口氣面試了兩個人,都是言語犀利找到對方不足,打發離開,最后望向最角落的一個很帥氣很高大的青年,他見到葉天龍望過來,臉上揚起一絲傲然:

  “薛長山,燕京大學畢業,身體一流?!?br/>
  “去年全國自由搏擊亞軍?!?br/>
  “亞軍?”

  葉天龍不為所動,還冷哼一聲:“搏擊亞軍也好意思拿出來說?你很虛榮啊?!?br/>
  已經吃完一根胡蘿卜的他,又詭異從身上摸出另外一根,身上擦拭兩下,又開始咔嚓一聲,咀嚼。

  薛長山臉色一變,冷冷回應一句:“只是小成就,上不得臺面,但也應該勝過這休息室的人?!?br/>
  休息室就兩人,擺明是打臉葉天龍:“不知面試官有什么可以拿出來說的?”

  他顯然對葉天龍的不可一世動了怒,哪怕不要這份工作,也要反擊一下。

  “咔嚓!”

  葉天龍沒有出聲回應,只是把車鑰匙拿過來,取出一個寶馬鑰匙,用力一握。

  鑰匙一聲脆響,碎成七八片。

  薛長山當場呆住了,一臉震驚,尼瑪,這是人類力量嗎?

  葉天龍把車鑰匙碎片往垃圾桶一丟,哐當一聲喊道:“走人?!?br/>
  薛長山起身,沉默離去,除了震驚對方變態力量外,還忌憚他的財大氣粗。

  寶馬鑰匙,重配好幾萬呢,就這樣捏碎。

  這六人都離開之后,葉天龍呼出一口氣,瞄向墻壁上的時間,一點五十五分:“總算擺平了?!?br/>
  幾乎是剛拉開一張椅子坐下,隔音玻璃門又嘩啦一聲打開,一名身材高挑的時尚女子,穿著高跟鞋噔噔噔走入進來,剪著很是好看的劉海,長相很靚麗,身材也高挑,儀態舉止盡顯大公司的員工風范。

  她的手里還捧著一堆資料,見到幾近空蕩蕩的休息室后愣然不已。

  “人呢?”

  她環視四周大小角落確認只有一人后,就望向椅子上悠哉喝著水的葉天龍,見到他一身跟公司格格不入的紅衣短褲裝扮后,目瞪口呆,隨后反應過來,問出一聲:“怎么這里就你一個人?其他人呢?”

  坐在椅子上的葉天龍,捧著紙杯喝入一口,懶洋洋地回道:“他們都被我轟回去了?!?br/>
  劉海女子訝然失聲:“你把他們轟回去了?你是哪個部門的?”

  公司很大,她新來不久,還有不少同事不認識,對方膽敢轟人,怕是自家人。

  葉天龍伸伸懶腰出聲:“我是來面試的,我叫葉天龍,是不是該開始面試了?”

  接著,他又拿起紅蘿卜,咔嚓一聲,咬了起來:“相信我,我是專業的?!?br/>
  劉海女子目瞪口呆,望著這奇葩啞口無言。

  數秒之后,她反應了過來,俏臉蘊含怒意,林晨雪急用人,讓她今天務必選出一人,可想不到人力資源部千辛萬苦挑出的六人,被葉天龍轟走,讓她面臨一個天大難題,正想發飆,她的電話響了起來。

  她忙掏出手機接聽,神情變得恭敬起來:“好的,好的,明白!”

  掛掉電話后,她目光呆滯,林晨雪心血來潮,今天要親自面試,讓她把人帶去辦公室,這可怎么辦?

  “咔嚓!”

  葉天龍咬蘿卜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維,她跺跺腳地嬌喝:“混蛋,你害死我了?!?br/>
  憤怒之余,她也有點好奇葉天龍怎么趕走面試者。

  葉天龍笑了起來:“姐姐怎么突然發火了?來,吃口胡蘿卜,敗敗火?!?br/>
  “吃你的頭!”

  劉海女子差點把手中資料砸過去:“林總要親自面試,人都被你趕走了,你讓我怎么交代?”

  “你砸我飯碗了?!?br/>
  葉天龍聞言大喜:“林總親自面試?太好了,這有什么好怕的,人被我趕走了,但我不是還在嗎?”他倒了一杯水給劉海女子:“我就是來面試的,你帶我去面試,我拿下助理一職,你不就沒事了?”

  劉海女子下意識接過水杯,怒火削減了三分:“你?你去面試?你是嫌我死的不夠快嗎?”

  紅色上衣,短褲,布鞋,身上揣著胡蘿卜,這樣的人,能通過面試就是有鬼了。

  葉天龍卻毫不在意對方的斥責,笑嘻嘻的轉了一個身:“我很好啊,怎么會讓你死的快呢?”

  “放心,我一定能通過,我可以向你保證,林總一定會聘請我?!?br/>
  他的聲音帶著一股渾厚,讓人止不住去相信。

  “叮!”

  在劉海女子還想說什么時,電話又響了起來,她接聽片刻,低聲回應:“林總,我們馬上到?!?br/>
  葉天龍已收起桌上的車鑰匙,咬著剩下的胡蘿卜出門:“林總好像在一八一六,我自己過去好了?!?br/>
  劉海女子神情掙扎,再度跺跺腳,咬咬牙,死馬當活馬醫:“混蛋,我帶你去?!?br/>
  同時,她心里暗暗發誓,今天被林晨雪炒了,她陸小舞一定揍死這奇葩。

  她畫著圈圈詛咒葉天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