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鳳家滅門



  南楚王朝天澤十四年,寒冬臘月、滴水成冰。

  風呼呼的刮著,幽暗的地牢深處,傳來一聲聲鞭笞,伴隨著女人痛苦的慘叫,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再看各個牢房之中堆積著各式各樣的刑具,上面滿是鮮紅的血,有的甚至還占著人的皮肉,長年累月一層一層的堆積下來,早就覆蓋了原來的顏色,十分可怖。

  綁在柱子上的女人披散著頭發,身上早就已經被打得血肉模糊,甚至還有烙鐵的烙印,看上去觸目驚心,可這一切仍然沒有結束。

  “??!”一盆鹽水澆了過來,女人發出一聲慘叫,痛苦讓她渾身發抖,卻也阻擋不了她眼神中的怨恨和不屈。

  站在她面前那個穿著明黃色的龍袍的男人冷冷發話:“鳳吟霜,識相點就趕緊認罪,你也能少吃點苦頭?!?br/>
  鳳吟霜昔日的風華已經全然不在,可即使這般狼狽,卻仍然掩不去她一身傲骨:“臣妾無罪,絕不蒙受不白之冤?!?br/>
  一旁一個嬌柔的女子立即以帕拭淚:“皇上可要為臣妾做主啊,可憐我們的皇子,才三個月還沒有出生就夭折了,臣妾還怎么面對皇上,面對皇室列祖列宗?!?br/>
  蘇曼柔是她曾經的好姐妹,她對她百般信任,她能成為貴妃還是她鳳吟霜一手提拔,可現在才知道什么叫做引狼入室。

  想起以往種種,鳳吟霜不寒而栗,人心怎能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南御天連忙安慰:“柔兒放心,朕定會為你討回公道,將這賤婦碎尸萬段,來人,繼續行刑!”

  蘇曼柔一副極度傷心的樣子靠在南御天的懷里,可背地里看向鳳吟霜的時候,眼神里卻滿是怨毒和陰狠,還有一絲幸災樂禍。

  皇帝一聲令下,鳳吟霜被人從柱子上解救下來,然后將她的手按在案板上,而在她的面前,正橫著一把大砍刀。

  “朕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十指連心,你該不會想嘗嘗活生生被砍掉十指的滋味吧?!?br/>
  看到眼前的情形,鳳吟霜臉色更加慘白,可還是堅定地搖頭:“不,我沒有做過的事情,死都不會承認?!?br/>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行刑?!?br/>
  “??!”這一次的叫聲明顯比之前更加慘烈,案板上躺著血淋淋的十根斷指,鳳吟霜躺在地上身體痛得不住地發著抖,她現在簡直是生不如死。

  那個她曾經愛的深入骨髓的男人,此時卻冷冷的宣判了她的死刑:“你貴為皇后五年無所出,其罪一;善妒謀害蘇貴妃肚子里的皇嗣,其罪二;膽大包天竟然敢下毒謀害太后,其罪三。鳳吟霜,你如此心狠手辣,觸犯天威,理應誅九族?!?br/>
  不,她沒有!

  事到如今,她怎么可能會不明白,這一切都是他和蘇曼柔的陰謀,可她不甘心就這么死去,她爺爺是三朝元老,在百官中聲望崇高,黨羽遍布朝野,當初南御天能夠繼位全靠鳳家一手扶持,他竟然敢這樣對她!

  或許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南御天冷笑著說道:“你該不會到現在還妄想鳳太師會來救你吧?朕乃是真命天子,九五之尊,豈會怕你小小鳳家?朕接到上書,鳳太師貪污受賄,證據確鑿,朕已經下旨滿門抄斬?!?br/>
  什么,鳳吟霜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不……不可能……”

  樹大根深的鳳家,怎么會這么輕易就倒了,她爺爺一生清廉,怎可行貪污受賄之事,這是陰謀,一切都是陰謀。

  原來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她,而是鳳家,他早就存了鏟除鳳家的心思。

  鳳吟霜含恨看著他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南御天,你竟然這般忘恩負義,你一定會遭到報應的,絕對!”

  南御天不怒反笑:“鳳太師是三朝元老,深得皇爺爺和父皇器重,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朕也不想殺了他,不過現在,朕可以給你一個救他們的機會?!?br/>
  鳳吟霜身體一顫,頓時明白他所說的機會是什么。

  “明日刑場之上,假如你一人承擔所有罪責,朕自然會將他們平安釋放?!?br/>
  “你說的話可當真?”鳳吟霜看著他的眼睛問出話來。

  “君無戲言!”

  現在,她還有別的選擇嗎?她既然是鳳家的女兒,那么就一定會力保鳳家,若鳳吟霜一個人的命能換鳳家七十二口人的性命,她自當義不容辭。

  ……

  狂風呼嘯,大雪紛飛。

  午時,監斬臺上,七十二根柱子圍了一圈,綁在上面的那些熟悉的面孔,都是她鳳吟霜的至親之人。

  下面人群躁動,百姓都在議論紛紛甚至提出質疑,都不敢置信樂善好施、清廉正義的鳳太師一家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鳳吟霜跪在地上,一字一頓認下所有不屬于她的罪責。

  鳳太師沉痛的說道:“吟霜,你怎么可以這么傻,你以為你認罪了,這個畜生就會放過我們么?”

  她死死地看著坐在高坐之上的南御天,希望他能夠信守承諾,放了她的家人。

  這個時候,南御天嘴角扯起一絲冰冷的笑意,他的手輕輕一揚,監斬官一聲令下,劊子手舉刀,齊刷刷七十二個人頭從柱子上滾落。甚至,連剛出生一個月的嬰孩都不肯放過。

  七十二條鮮活的生命,瞬間消亡,鳳家滅門。

  鳳吟霜紅了眼,目呲俱裂、聲嘶力竭:“南御天,你這個不守信用的偽君子,我要殺了你!”

  她想要沖過去,卻被侍衛攔下,一腳踢在肚子上,從高臺上滾落。

  鳳吟霜仰天長笑,眼睛里流下兩行血淚,她死死地看著他,假如目光可以殺人,那么南御天現在一定是千瘡百孔。

  “什么忠肝義膽、鐵血丹心,天道不公,我鳳家三代為國盡忠,卻落得這樣一個下場。南御天,你這個虛偽無情的偽君子,我鳳吟霜在此發誓,愿我死后化魂為鬼,日日夜夜纏著你,看著你山河俱滅、國破家亡?!?br/>
  說完這句話之后,她一頭撞上了監斬臺中央的大柱子上,頭破血流,再也沒了聲息。

  鳳吟霜死了,但是她的眼睛還睜的大大的,寫滿了怨恨和不甘。

  若有來世,她鳳吟霜再也不會愛上這個無情無義的男人,定會將他挖心抽骨,剝皮挑筋,做鬼都不會放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