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楔子

  “請到這里來,

  螢川皇家學院在為你敞開著榮耀之門,

  請到這里來,

  讓夢想發芽,盛放出你在夢中看到的希望之花——”

  動聽醉人的聲音劃過耳畔,甜美的音質將少女的活力與朝氣表現無疑。

  隨著優美的小提琴弦音響起,一群仿佛閃閃發光般的少年少女在城堡般的境地大步游走。他們踩著悠揚的旋律穿梭過安靜的芭蕾舞教室,順著歌聲前行,彼此十指緊扣,晴空下綻放出刺眼的白光。他們在奔跑,在追逐夢想,而蜿蜒冗長的階梯盡頭突然迸射出炫目璀璨的煙火,灰燼落下的同時組成了八個大字——“螢川皇家音樂學院”。

  沒錯,這是一年一度的螢川皇家音樂學院用來招生的新一輪宣傳片。由于投資商不惜重金為其打造美輪美奐的視覺效果,故此短短的招生宣傳片也做得精致到微小細節,甚至可以同好萊塢最新賣座大片的預告媲美。

  這段長度約一分三十秒的視頻正在某快餐店內的液晶屏上播放著,據說這個簡稱為螢川的學院實力雄厚背景強大,是一所集全國際優秀人才的貴族級學院。在宣傳片的最后,少年少女對著鏡頭微笑道:

  “螢川皇家音樂學院正為你敞開榮耀之門,8月30號報名開始,我們會在這里等待你的到來!”

  呦,真是漂亮的孩子們呀,客人們望著電腦屏幕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而與此同時,快餐店里突然響起了一個震破耳膜的爆發般的聲音,所有客人都痛苦的縮起脖子,一致側目看向聲源處。

  “臭死貓,不準跑,把我的炸丸子還給我!”

  梳著包包頭的少女麥星正在奮力的追趕一只叼著炸丸子串的野貓。

  她在快餐店里跌跌撞撞,途中撞到服務生害得對方摔碎了手中的好幾個盤子;想要去抓野貓的尾巴卻抓掉了某客人的假發;最恐怖的是——她驚慌地看到有端著4杯可樂和6盒薯條外加8個漢堡的客人卻悲慘的剎不下車,盡管對方也看到了橫沖直撞而來的她,但是由于太過驚訝所以完全愣在了原地。

  最終幾聲“砰砰咚咚”的巨響過后,麥星和客人一同摔倒在了滿是可樂薯條以及漢堡的海洋里。

  快餐店外,叼著炸丸子的野貓先生已經身手矯健的呲溜溜地跳過了墻壁。

  畫面回到快餐店里,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炸丸子被野貓搶走,加上又淋了一身的可樂,麥星忍不住大聲咆哮:“簡直不可原諒!”

  “想說這句話的人是我才對吧!”

  麥星愣了愣,視線一點點地投向聲音的主人,正是那個同樣和她坐在一片可樂與薯條漢堡海洋里的倒霉蛋。

  對面的女生戴著幾乎遮擋住半面臉的茶色墨鏡,她嘴角抽搐的將頭頂上的可樂杯子捏扁,再憤怒的將其扔掉,接著站起身來對麥星進行起長篇大論的控訴。

  “這位小朋友,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急事,竟然在這么小的快餐店里跑得比火箭還快,撞灑我的那些東西也就算了,賠償就好,可你耽誤了我的時間!原本還有30分鐘的用餐與準備時間,加上剛剛摔倒用了10秒反應過來用了30秒內心憤怒40秒在這里不得不和你發泄情緒2分鐘或者還要更多,你已經浪費了我近乎5分鐘的時間!”

  厲害,這么長的一段話里她竟然一次螺絲都沒吃到,而且高音與低音協調的相當吻合。作為聲優這一學科的多年研究者,麥星頓時對眼前的少女產生了敬仰。

  實在是太專業了!

  可是……

  麥星也站起身來,將肩膀上的薯條抖落掉,盯著她先是真誠地表示歉意,再來是解釋:“我不是小朋友,我只是長了一張娃娃臉而已,而且我今年十五歲了。哦,要看身份證嗎?”

  “誰管你到底幾歲!總之你要對我丟失的時間道歉!”

  “我剛剛已經說過對不起了?!丙溞菦]轍地扭起眉心,“而且,你繼續在這里發脾氣只會消耗更多的時間吧?”

  “你、說、什、么?!”看來少女這才被徹底激怒,她咬緊牙齒,戰斗值在不停的上漲,都可以看見她身后的熊熊火焰了??腿藗冓s快低頭吃飯,生怕被卷進這場美少女與美少女之間的恐怖小戰爭。

  接著,這邊的少女摘掉墨鏡,漂亮的眼睛卻因氣憤而瞪圓,食指一揮,她指著快餐店內的電腦屏幕說道:“告訴你,我接下來可是要去那個學院參加面試的!就是那個在電腦上播放招生宣傳片的地方!螢川皇家音樂學院!你懂這八個字的重量嗎?還有……!還……”

  話到這里竟慢慢的停了下來,少女的火氣也奇跡般的下降起了值數,因為摘下墨鏡,使她得以看清面前的人。

  終于看到她的臉,麥星也驚訝地半張著嘴巴,“理……理理?”

  “……麥星?”

  “真的是你!”麥星激動加感動地跳起來,一把抱住少女:“理理!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你,這簡直就是命運??!”

  “可惡!好重!”比起對方的歡天喜地,元理理卻在很努力的試圖將麥星的雙臂扯開,因為她就快要被勒得口吐白沫了。

  時間稍微往回倒退五年。

  那個時候的麥星和元理理同班,外號是直腸子小姐的麥星和無論怎么吃都吃不飽的大胃王元理理,由于某種連她們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而成為了朋友。

  頭腦很聰明并且元氣十足極其有活力,但卻有些小倔強的麥星和相貌很漂亮,但個性卻高傲冷漠的元理理成為了學校的著名產物之一。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卻是形影不離的雙人組,并且保持了整整一年的友情誰都沒有單飛。

  直到十一歲那年,童星出身、頭銜輝煌的元理理選擇專心留在劇團里從事演藝道路,繼而離開了學校。

  在那天的歡送會結束時,大胃王小姐非??岬膶χ蹦c子小姐說:“再見了,到了我該去接受命運的時刻?!?br/>
  直腸子小姐很不開心,想到從今以后就要在校園里單獨行動的日子,她既無奈又憤恨:“你還只是小孩子,命運是個什么東西,又不需要你現在就去接受!”

  “那是我的事情,我和你注定不會是同一世界的人?!贝笪竿跣〗銚]揮長發,在瀟灑的轉身離去前,留給直腸子小姐一句帶有輕蔑性質的陳述語:“我的世界,恐怕你一輩子都不會懂?!?br/>
  恐怕你一輩子都不會懂。

  恐…怕…你…一…輩…子…都…不…會…懂。

  那不屑的語氣,那頭也不回的離去,令麥星在隔天拒絕去送元理理并且在心里狠狠的作出了一個驚人決定——絕交!

  但隨著時間流逝,四年的時間就那樣過去,如同白駒過隙一般。春去冬來,慢慢的,很快就交到其他朋友的麥星發現自己已經原諒元理理了。就算很長一段時間里都因為當時的賭氣而沒給對方打過電話或是發封郵件,麥星也覺得總有一天會和元理理重逢。

  “所以我就知道我們絕對還會再見的!”脫離回憶重新回到現實,麥星仍然難以克制驚喜的激動心情,一路跟著元理理走出快餐店噼里啪啦地講不聽:“理理你一點都沒變,大胃王的稱號真讓人覺得懷念,普通人喝4杯可樂還有吃6盒薯條8個漢堡的話絕對會撐死!而且啊——”

  “到此為止?!痹砝硗蝗晦D過身,伸出手掌對麥星做出“Stop”的手勢,“我記得剛剛和你講過,我接下來有一個很重要的面試,為了避免遲到所以我現在要和你說拜拜了?!毖韵轮馐莿e再來糾纏她。

  “可我們才剛見面……”

  “還有,”元理理無視她的話,走到停在快餐店門口的黑色轎車旁時才接著說:“我變了?!?br/>
  “嗯?”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從前的元理理,所以我們也不再是朋友?!?br/>
  僅這一句話,便讓麥星愣在原地。

  麥星伸出雙手,慢慢的捂住了嘴,然后再也忍不住的“噗”的一聲大笑出來:“是啊是啊,你絕對是變了!竟然燙了卷發還扎成雙馬尾,而且還穿著粉紅色的靴子!你就算再怎樣討厭自己的御姐外表,也別自暴自棄的假裝成偽蘿莉??!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因為這樣就嫌棄你,我還會既往不咎的繼續和你做朋友的,千萬不要客氣!”

  頓時,氣氛以一種非常奇怪的形式凝固了起來。幾秒過后,元理理以一種略帶諷刺的聲音說道:“你還是和從前一樣啊,麥星,要說一點都沒變的人應該是你才對?!?br/>
  感受到了挑釁的電波……

  “還,還好啦,嘿嘿……”麥星只能傻笑著撓了撓頭。

  這時黑色轎車的駕駛座上有年輕的英俊男子走下來,替元理理打開后車座的車門,低沉著嗓音說道:“小姐,該走了?!?br/>
  于是元理理轉向麥星說:“好了,麥星,我要去我該去的地方了?!?br/>
  “理理……”最起碼也該交換下現在的聯系方式吧。

  “你還想說什么?”元理理的語氣中充滿了不耐煩。

  麥星有點不滿她的語氣,終于不太高興的翻個白眼。

  “與其朝我翻白眼,不如抽時間想想自己的夢想是什么?!痹砝碜M車子里,最后對她說:“并不是每個人都配擁有命運,我的世界,你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懂吧?!?br/>
  又是那句話。

  夢想……她也是有的啊??擅\那種東西……望著元理理的車子絕塵而去,麥星心感委屈地低下頭去,隨后她又握緊雙拳,不甘心地嘀咕句:“理理真過分?!?br/>
  可是很快的,宣傳片的聲音讓她的眼睛就重新亮了起來。麥星轉過頭,推門走回快餐店,宣傳片在滾動播放,她感到屏幕上的那些閃光群體正筆直的指著她的鼻子,他們說:“螢川皇家音樂學院正為你敞開榮耀之門!”

  你還在等什么?少女!

  戴好隔音耳麥,調整音量的大小,將面前的劇本翻到第二頁,朝錄音室外的工作人員露出微笑,打出一個OK的手勢,閉上眼睛,奇妙的一刻就此開始。

  曼妙音律,天籟之音,螢火紛飛自樂園,薔薇盛開成花海。不要再悲傷,請聆聽這歌聲;不要再流淚,請驅趕走寂寞。

  這里有你希望得到的一切,這里可以實現你美好的夢想。

  我的聲音,是安撫你心里傷口的甜蜜。

  所以,你只需微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