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血洗



  廣闊無邊的東神魔大陸西南邊,有著一座名為神月峰的千古靈峰,而由于神月峰的存在,這周遭方圓百里都是靈氣濃郁,被稱為神月靈境。

  天劍宗,座落于千丈靈峰神月峰上,常年靈氣環繞。除卻主峰神月峰外,有七座靈峰以北斗七星之列位環護神月峰四方,七座靈峰也分別灌以北斗七星之名,分別為: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與瑤光。

  七座環繞在神月峰周遭的靈峰上,都各自有一名實力極為強橫的峰主,這里就是天劍宗的外宗所在,而處于七峰環繞保護的神月峰,則是真正天劍宗的宗門,只有天資極高的人,才有機會被從外宗召至這里作為宗門子弟培養。

  神月峰山腳碧玉竹林。

  盤膝坐在竹林中的聶楓,正呆呆的抬頭望著天空,沖擊淬體境界成為修者又一次失敗了,這十年的時間里,聶楓已經說不出自己到底是失敗了多少次,而無一例外的是,每次沖擊淬體境界失敗,都讓聶楓感到一陣深深的落寞。

  十年時光,聶楓看見過多少比自己晚進門的人都一個個突破了自我,達到了淬體境界,而自己卻是一直都在原地踏步,無論自己怎么努力,都無法踏出那第一步,成為真正的修者,而正因為這樣,聶楓也成為了整個神月峰的笑柄。

  “為什么?”緊緊的捏住拳頭,聶楓就開始問起了自己,“為什么我不能突破到淬體的境界,難道我就真的沒有天賦嗎?要是我無法成為修者的話,大家的仇又有誰來報??!”

  “又有誰愿意幫我們討回公道??!”仿佛是自問,又仿佛是問人,聶楓就猛的把身邊的一把重劍抓過,隨即,聶楓就把手中的長劍舞出了漫天的劍影。

  重劍之所過,劍影如織,那快有一人高的重劍,在聶楓的手中就仿佛毫無重量一樣,而劍刃斬在了堅硬的碧玉竹上,更是爆發出了陣陣的金鐵交擊之聲,火花四濺之下,堅硬的碧玉竹上也留下了道道白色的劍痕。

  “還以為是誰在碧玉竹林內弄的當當亂響,原來又是你這個廢物?!闭诼櫁魍蔚膿]動著手中的重劍之時,一道帶著嘲諷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停下手中的重劍,聶楓就發現,三個身穿月白色長衫的神月峰弟子,此時正鄙夷的望著聶楓。

  三人之中,有兩人是與聶楓差不多年紀的男子,另外一個,則是比聶楓小上一點的女子,三人穿著那身月白色的長衫,都顯得極為的合身,一種來自大宗門弟子所擁有的傲氣,絲毫沒有半點遮掩的從他們身上涌出。

  “張師兄……這樣說會不會不太好……”聽到這為首的天劍宗弟子的話,那唯一的一個女子就輕聲的對剛才發言的張師兄說到。

  “呵呵,竇師妹,你剛進門不久所以有所不知了,告訴你吧,這個家伙,可是進門已經十年的時間了,但十年依舊還沒有踏進淬體境界,盡丟我們神月峰的面!”冷冷的一笑后,張師兄就對那唯一的女弟子說到。

  “哼,何止是丟人,簡直就是扯后退,要不是當年是逍遙長老把他救回來的話,他這樣的人,恐怕就是去外宗打雜也不夠資格,那里有資格留在神月峰上?”仿佛補充說明一樣,另外一個男子也連忙對竇師妹說到。

  “十年都還沒有達到淬體境界……”聽到了兩人的話后,那少女望向聶楓的眼神中,不可抑制的流露出了同情的眼光。

  對于三人的對話,聶楓卻是完全無視,只是陰沉著臉不斷的修煉著劍法,對于這種話,十年來,聶楓已經聽的夠多了,從一開始的惱羞成怒,到現在的無視,十年的屈辱生涯,確實讓聶楓的心遠超同年齡的成熟。

  “嘿嘿,雖然說啊,逍遙長老是四大長老之一,但還是想不到居然有這么看走眼的時候,敢情即使是長老也有老眼昏花的時候啊……”見聶楓沉默以對,這三人尤其是那張師兄更是起勁了,有些人,一旦自我感覺良好了,就不會檢討一下自己說的話,到底是不是恰當。